五分排列3-首页

                                                      来源:五分排列3-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8 16:04:18

                                                      年薪百万还是三个月100万?

                                                      “校园欺凌的施暴者及受害者都是学生,无论是对受害者还是对施暴者都会带来极其恶劣的危害”。李亚兰代表表示,校园霸凌对受害者的性格养成及日后生活造成诸多负面影响,也会助长施暴者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因此,校园霸凌问题不容忽视。但校园欺凌事件通常会被学校及家长以“息事宁人”的态度进行处理,多数未进入司法程序追究法律责任,这与现有的法律规定缺失有一定关系。

                                                      根据薛春艳提供的当时双方的聊天记录显示,在薛春艳对这份表为何没有政府盖章提出疑问后,陈天哲回复:“人社局对我们完全支持,我们开什么专业,不用先写,我们开什么他们(指人社局)都支持。”

                                                      薛春艳则解释,“三个月只是我们为首次合作设立的一个磨合期,实际上也正好为学校的招生期,我从未修改过这个钱的问题。”

                                                      薛春艳称,在最初与学校签订合同时,她并不知道学校的真实情况,“他(指陈天哲)前期给我的所有资料,都是表达的这是一所由教育局主管的有资质的学校。但在主管部门的备案里,连网络专业都没有。”薛春艳称,第一次对这所学校信息产生质疑,是在看到了一份没有盖章的该校招生广告和简章备案审查表。

                                                      薛春艳说,她反诉对方并索赔两百万,如果官司赢了,这笔钱,除去用于支付案件本身产生的花销外,剩下的所有钱,她都会捐出去做福利。

                                                      李亚兰代表认为,在治理校园霸凌现象过程中,现有法律存在概念模糊、责任年龄偏高、惩处方式单一等问题。据此,李亚兰代表建议,对校园霸凌行为进行单独立法,如《反校园霸凌法》或《惩治校园霸凌法》。

                                                      对于薛春艳质疑,该学校招生宣传上以及与自己签约合同上所使用的名称和学校实际名称不符,混淆技校与大学的区别,陈天哲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回应,此前自己已经给薛春艳出示过学校的办学许可证,是薛春艳方面自己在起草合作协议时,把“技校”二字弄丢了。

                                                      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去年6月,西安某技校年薪一百万聘请薛春艳任该校“网红专业首席架构顾问及青少年公益教育形象大使”。一年后的5月20日,对方将薛春艳以“违约”为由告上法庭,索赔360余万;而薛春艳也以“虚假宣传、欺诈”为由反诉对方,索赔200余万。

                                                      学校名字信息出现缺失,校方为何没有发现?陈天哲表示确实没有注意,“在我们常规意识里,两个学校是一样的。”